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数码IT » 正文

浙江有效的转型之路——“云上浙江”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当Joe Weinman(乔·韦曼)在其著作《云经济学》一书中,创造性地提出了“Cloudonomics”一词时,多数国人还不了解云经济意味着什么。

当Joe Weinman(乔·韦曼)在其著作《云经济学》一书中,创造性地提出了“Cloudonomics”一词时,多数国人还不了解云经济意味着什么。

短短数年间,聪明的浙江人已经在云经济领域如鱼得水,遍布于各行各业的云应用蓬勃而生。近年来,浙江把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经济列为七大支撑浙江未来发展的万亿级产业之首,加快推进全国云计算和大数据产业中心建设,全力打造“云上浙江”“数据强省”,更是令人刮目相看。

人们很好奇,浙江人为何恋云?浙江又何以多云?

浙江人找到了答案:当今城市和区域之争,区位条件很重要,连接全球资源的能力更为重要。互联网给了“天堂硅谷”杭州一个成为黑马的机会,给了浙江经济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云上浙江”“数据强省”不是概念,不是口号,而是浙江选择的一条有效的转型路径。

云计算、大数据风口已至,中心城市的势能在转换,浙江有信心、有理由借助云端打造世界级的科创高地。

云经济颠覆各个行业

20年前曾经有一本叫做《The Discipline of Market Leaders》的书被视为商业战略的经典。这本书中提出“市场领导力由三个战略组成:卓越的运营、领先的产品以及与客户的亲密度”的观点。“云经济之父”乔·韦曼认为,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社交媒体、移动技术及设备等的应用,我们身处的这个年代已然发生了变化。随之产生了三个新的战略:卓越的信息能力、领先的解决方案和客户群体亲密度。

共享经济时代,全世界的人都在谈论Uber。讲云经济,乔·韦曼最爱举的例子就是Uber。这家公司已经进入了中国并颠覆了传统的打车流程。人们需要用车的时候不一定自己开车出门,只要拿出手机使用Uber的软件就可以完成订车、匹配和支付等一系列动作,整个过程都是自动提供的。Uber通过数据、移动和信息的结合,达到了现代化的运营水平。

横空出世的并非只有Uber,被改变的也绝非仅仅是出行领域。通过信息技术来优化物理过程,很多数据处理创造出更大的价值。而物理流程可以通过叠加数据以提升行业的效率。如今很多快递公司都在利用信息技术优化往来的路线,以期寻找最佳路线在最短时间内送达包裹。

杭州一位程序员出身的云商告诉记者,为了推广公司的云应用,他们不再只做简单的人机对话,需要接触各行各业的人,了解他们的生存环境和经营之道,和客户一起探讨上云的可能性。随着交流的深入这位技术宅男有了新发现,原来很多行业都有很能赚钱的隐形冠军;而他的客户也很吃惊,在走上云端后,自己的行业迟早也要经历一场颠覆性的变革。

事实上一场云带来的变革,早就已经席卷了全球。

中国云应用快速起飞

2008年,当阿里云创始人王坚确定要自主研发通用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并将其命名为“飞天(Apsara)”时,很多人觉得这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更未解其深意。

并非程序员出身的王坚为什么坚持要自主研发通用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实施网络强国战略,网络信息技术可谓重中之重。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给了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更多与发达国家同时起跑的机会。

所谓“飞天”指的是超大规模云计算操作系统,它可以将百万级的服务器连成一台超级计算机,发挥最大的计算效率,实时处理海量数据,以网络公共服务的方式为社会提供计算能力。目前阿里云上百款产品、阿里云市场上几千款应用都跑在飞天操作系统上。

“飞天”的核心服务分为:计算、存储、数据库、网络。7年实践,“飞天”已经建成了一个完善的云产品体系,同时还能提供互联网级别的租户管理和业务支撑服务。

“7年发展,‘飞天’成长为中国自主研发、服务全球的一个操作系统。世界上除了谷歌、微软和亚马逊,就只有阿里了。我们有决心长期投入在自主研发大规模分布式系统上,也有信心赶超世界领先同行。” 2010年正式加盟阿里云的唐洪如今已经是阿里飞天平台总架构师。让他非常自豪的是,目前“飞天”可以进行单集群上万台服务器的任务调度和监控,从而实现10亿GB的数据存储能力,可以为中国35%的网站提供防御,能够经受“双十一”等极限并发场景挑战,能够兼容大多数生态软件和硬件。

2015年“双十一”,阿里巴巴把淘宝天猫核心交易链条和支付宝核心支付链条的部分流量,直接切换到阿里云“飞天”上,通过将公共云和专有云无缝连接的模式,全面支撑“双十一”平安渡过极限挑战。

目前,“飞天”这项中国自主可控的技术遍及政务、游戏、金融、电商、移动、医疗、多媒体、物联网、O2O等领域,计算经济的成果初现。“飞天”的革命性就在于将云计算的三个方向整合起来:提供足够强大的计算能力,提供通用的计算能力,提供普惠的计算能力。

云计算编织经济云图

当前,经济发展正面临着动力转换、方式转变、结构调整的繁重任务。世界经济加速向以网络信息技术产业为重要内容的经济活动转变,正为培育新动能、拓展新空间带来重大契机。用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推动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成为一个时不我待的新课题。

抓住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的机遇,浙江也在加快实现经济动能的新旧转换,摆脱资源小省的先天不足,在新一轮竞争中继续引领发展潮流。

阿里巴巴2015年推出一个面向政府开放的大数据产品——阿里经济云图。一旦申请并开通进入阿里经济云图的权限,各级政府可以自助去查询当地多维度的电子商务经济数据。

这张云图里包含地方经济总览、全景分析、数据监测以及知识服务等功能,覆盖全国各省级行政区、300多个地级市,以及2000多个县级行政单位,数据可以细化到区县一级,历史数据最长可以追溯到2013年。获得授权的政府官员可以看到当地的电子商务交易额、买家卖家区域分布、寄收包裹量等等,而借助数据分析功能还可以对地域分布、行业分布、商品类别、卖家群体、买家群体等多个维度之间实现一个交叉对比,从而对当地电子商务的结构特征进行全面描绘。

与此同时,不同省(自治区、直辖市)间的电商、贸易关系其实在云图中也可以呈现。通过经济云图,政府部门可以挖掘出区域内的优势产业、热门商品、潜力企业、消费主力和相邻地区进行对比,从对比之中找到自身的优劣势,还能够对重点行业设置交易额预警提醒,提前应对可能产生的经济波动。

公共服务正驾云而来

这是一个计算云聚、数据普惠的DT时代。DT时代,传统电子政务向“互联网+政务”的转型,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趋势。

数据将成为关乎国计民生的生产资料,要全面挖掘所有社会数据的价值,互联网势必要深入最核心的政务领域。如何架构云上政务,政务数据如何运营,目前各个省市都在探索。与其他省市相比,浙江政务大数据工作最鲜明的特色,就是基于浙江政务服务网。

这张网目前有实名注册用户305万,日均访问量超过274万,平均每天受理行政审批和服务事项6万余件,其中20%通过网上申报或预审。政务服务网统一公共支付平台的缴费已达650万人次。平台运作的时间不长,但合计收缴的金额已达20亿元。

去年9月,浙江政务服务网推出“数据开放”板块,开放了68个省级单位提供的1500多项数据类目,包括403项可下载数据资源和135个数据接口,以及一批专题应用。

“网为人世界,云是数家乡。”作为中国互联网政务的先行者,未来浙江还将继续以浙江政务服务网为依托,用数据驱动促现代治理和高效服务,以网上政府、云上政府、智慧政府建设的实际成效,让全省人民更好地分享互联网和大数据发展的成果。

产业园里集聚云居民

在离杭州中心城区十几公里的狮子山脚下,如今被云创客们视为家的云栖小镇,多年以前只是一个普通产业园区。2011年10月,浙江省首个云计算产业园——杭州云计算产业园在西湖区转塘科技经济园区挂牌;2013年10月阿里巴巴集团和转塘科技经济园区合作在此共建了阿里云创业创新基地。西湖区顺势而为,整合这两大平台,打造成以云生态为主导的产业小镇——云栖小镇。

作为浙江省特色小镇的发源地,云栖小镇去年6月份入选为浙江省首批创建的37个特色小镇之一;今年5月,云栖小镇又被认定为浙江省首批十个示范特色产业小镇之一;今年7月6日,阿里巴巴集团和上汽集团在云栖小镇联合发布互联网汽车项目,拉开了汽车产业新变革的序幕。10月13日至16日,4万多“云客”云集云栖小镇,交流体会云经济。

盛大的展会效应、浓厚的创业氛围带动下,英特尔、富士康等知名IT企业看中了云栖小镇,选择了留下做镇上的“居民”。今年1月至7月,小镇实现财政总收入2.45亿元,同比增长108.18%。云栖小镇党委书记吕钢锋透露,在小镇扎根的一批行业一流企业,普遍对云计算、大数据等高端项目特别关注。

如今,政府和企业合力打造的云栖小镇,成为各地纷至沓来学习的模板。听说今后5年,云栖小镇将力争引进1000家以上涉云企业,实现涉云产值达到200亿元、力争税收上10亿元。因为“云”变富了的小镇居民对未来更是充满了信心。


相关新闻:
微软应用竟然不支持自家手机系统!

微软应用竟然不支持自家手机系统! 微软虽然PC端做的很棒,但是在移动端做的却不令人满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