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业内资讯 » 正文

”云端“的健康服务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宁波正尝试将医疗健康服务搬上“云端”,引领互联网医疗的风口。

宁波正尝试将医疗健康服务搬上“云端”,引领互联网医疗的风口。

“通过监管系统的大数据分析和控制,近两年人均医疗费增长幅度开始逐步回落,2012年有15.3%,医疗费用增长率非常高,2015年这个数字降到5.2%。”

全国计划单列市宁波,正尝试在全国最先将整个城市的医疗健康服务搬上“云端”,并成为中国正在探索的城市医疗体制改革和全民健康管理的首个“智慧”样本。

试点“云医院”

财政投入1.3亿元人民币的全国首家云医院,在宁波已经正式运行了2年零7个月。

正如这一具有浓厚样本性质的医改试验所承担和希望的那样,过去31个月里,宁波近800万常住人口的健康数据逐渐接入云医院平台,并在后台累积庞大的健康数据,即便是最偏远辖区的社区也开始感受到“无边界”、“无围墙”的医疗体验。

2014年3月11日,全国首家云医院——“宁波云医院”正式启动运营,在“互联网+”的现实背景下,宁波“云医院”通过线上、线下的互动,帮助患者实现门诊、住院、体检的预约服务及定制化的健康管理和咨询。

市场评论认为,政府主导、多方参与、市场化运营的特点使宁波“云医院”成为探寻破解“看病难、看病贵”顽疾的有效途径和方法,而这一城市试验场也成为正在艰难摸索医改路径的其他城市或可参考的样本。

16个月后的2015年7月26日,“宁波云医院”进一步开放了线下实体医院,再次成为国内“首创”。

一年半后,来自宁波卫计委公布的阶段性总结信息显示,云医院及其实体机构搭建了一个为基层医疗机构、基层医生共享的、第三方大型医疗设备和服务平台,包括体检中心、医学影像中心、临床检验中心、远程会诊中心、健康教育与培训中心等,结合云医院线上资源,可以提供从门诊到检验检测、远程会诊、健康管理、康复诊疗等全方位的医疗服务。

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所有“云医院”的线上医生都会在线下的实体医院注册备案,因此线下云医院为线上诊疗服务的实现提供了法律保障、技术的支撑及管理的支撑,更便于医疗服务的监管和追责。

“宁波云医院有五大功能,足不出户看名医、公共卫生云路径、不出社区看名医、医生网上做随访、我的健康我管理,这五大功能都在积极探索中,特别是足不出户看名医、不出社区看名医、在家里就可以看名医。”宁波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王仁元常常这样表述云医院的“特别”。

事实上,仍在实验阶段的云医院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待完成。

“这个平台上,把大医院医疗的标准协同,实现在线诊疗,同时进行健康管理服务和大数据服务,把宁波变成一个开放、互动的平台。”王仁元此前就此话题表示。

与此同时,宁波的试验也正在为国家层面的城市健康管理提供论据与经验。

在日前以宁波云医院为重点内容之一的智慧城市论坛上,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胡建平透露,国家正在加快国家级医疗信息平台建设,平台将包括私有云和公有云的架构,并建立互联互通,同步满足国家管理和公众健康医疗服务的需要。

而这一设计与宁波正在进行的云端健康管理改革无疑路径相同。

从采访中获悉,正在准备中的国家级医疗信息平台在私有云层面将采取“1+6”模式,实现数据的统一采集、业务的统一运用和加工处理,形成一个国家级的数据平台,将设6个业务区和39个信息子系统,目前先期试点的平台已经在北京、上海、浙江等11省市平台互联互通,2016年与天津、河北、海南等10个省级平台互联互通。

“变局”社保

全国各地面临共同资金压力的社保则最先在云医院上感受到了变化。

“通过监管系统的大数据分析和控制,近两年人均医疗费增长幅度开始逐步回落,2012年有15.3%,医疗费用增长率非常高,2015年这个数字降到5.2%。”宁波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林雅莲告诉记者。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我国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五项社保的缴费比例在企业中为29.8%,其中养老20%、医疗6%、失业2%、工伤1%、生育0.8%;而个人累计已达到11%左右,合计超过个人工资的40%,在国际上属于偏高水平。

但尽管如此,社保特别是其中医保的压力一直有增无减。

人社部近日公布的2015年社保数据显示,城镇职工医保基金整体运行平稳,但仍有6个地区的统筹基金可支付月数不足6个月,而随着医疗服务需求的进一步释放和医疗费用支出的一路增长,医保基金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可持续性压力。

社科院此前发布的《“十三五”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思路与政策建议》也显示,从长远看职工医保基金潜伏着严重的支付危机,全国多数地区的职工医保基金将在2020年前后出现缺口。

“目前医院收费中70%~80%都来自社保,医疗支出的压力必然迫使我们现有的医疗服务变革。”宁波云医院技术平台方、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博士接受专访时表示,云医院要和医院共生,既应该做三甲医院、大医院的事,更要做三甲医院不干的事,做到这个定位云医院的使命就完成了。

而以云医院模式为切入口,这家已经掌握了全国4.5亿人口社保支付和大健康数据,占据中国社保支付平台市场最大份额的公司也正在希望撬开中国多地医改的新市场。

“云医院平台需要开放大数据和信息化平台建设,这些我们都在宁波找到了很好的基础,特别难得的是,经过市政府一把手协调,宁波云医院实现了医保报销。”东软集团高级副总裁、东软熙康董事长兼CEO卢朝霞告诉记者。

她进一步告诉记者,熙康也是“云医院”之一,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线上是以健康档案为核心的云医院平台,线下是实体店。

“我们希望在云上建一个医联体通过云、大数据、知识库,通过可穿戴设备,通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通过社交媒体,让大医院的优质医生能够指导基层医院的医生提高能力、提高质量,让过去小病都到大医院的,现在小病在基层社区就可以做了。社区里面看不了的病,疑难杂症转到大医院,这样就使得资源最大化。线下结合云医院线上资源,提供从门诊到检验检测、远程会诊、健康管理、康复诊疗等全方位的医疗服务。”她说。

据悉,截至目前,“宁波云医院”签约的专科医生、家庭医生共千余名;在“宁波云医院”线上开设的诊室涵盖高血压、糖尿病、心理咨询、孕产妇服务等13个“云诊室”。

此外,“宁波云医院”已经与宁波本地连锁药店等第三方机构实现互联,“云医生”线上处方可以方便地流转到连锁药店,居民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就近取药或享受配送服务。

根据东软方面透露的信息,宁波云医院模式还将在全国复制17家,并且将从目前的特定病种扩充至高血压、糖尿病以及部分其他种类慢性病的患者开展云医院服务。

“根据我们的一份统计,医院整体接触量中,有70%是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到医院开药,所以如果能解决好这部分需求,也是为医疗改革作贡献。”卢朝霞认为。

林雅莲提供的一组数据直接印证了这一效果。

“通过医保综合监管平台的大数据分析,我们发现这几年门诊的外配费用增长非常快,从2.23亿元增长到4.2亿元,使得医院将门诊高额的药费转为外配,外配金额大大高于院内处方金额;我们还分析了手术病种,缩小同类医疗费差距,这些信息掌握在我们的管理平台,今后要向公众公开,让群众有更多的知情权、选择权。”她说。

抢夺“风口”

而云医院模式背后的互联网医疗,已然成为最受追捧和抢夺的最大风口。

16日,四川首家由省卫生计生委正式批复的互联网医院上线运行,实际运营方是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所有者微医集团。

首批远程诊疗系统、健康一体机等支持互联网、物联网技术的医疗设备被投入到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荞地乡和银厂乡,两个乡10个村的1.5万彝族同胞成了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上线的最先受益者,他们在乡卫生所通过健康一体机就能做比较全面的体检,和省里面的名医面对面。

按照规划,未来,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将在四川现有医疗资源基础上,与乌镇互联网医院互联互通,依托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上深度直连的27个省份、1900多家重点医院和22万医生资源,为四川百姓提供全国名医的在线复诊会诊、电子处方、诊间支付、延伸医嘱、送药上门等一站式便捷就医服务。通过精准预约、在线复诊和团队协作,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将对既有医疗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实现医生资源合理化利用,切实提高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和可及性。

不仅如此,进入2016年,全国互联网医院的上线速度明显加快——4月6日,微医、好大夫在甘肃、银川上线互联网医院;随后,七乐康与广州市荔湾区中心医院达成合作,共建荔湾七乐康互联网医院;6月18日,阿里健康网络医院落地甘肃金昌。

市场保守估算,2017年,被视为互联网行业“最后一块大蛋糕”的互联网医疗产业规模将增至365亿元,也因此,这一政策管制相对宽松的新兴市场,吸引了大批资金进入。

2015年12月,微医集团宣布由高瓴资本、高盛集团领投,复星、腾讯、国开金融等共同投资3.94亿美元融资完成;当月,东软集团宣布38亿元人民币的融资计划,其中包括根据弘毅投资、高盛、东软控股及协同创新等投资者共同对云医院平台东软熙康进行1.7亿美元的增资。

而“不差钱”的阿里则一直在全线布局互联网医疗。

2015年底,阿里健康在武汉推出其第一家网络医院,医生以医疗机构的身份入驻开具处方,“村淘”负责药品配送解决偏远地区“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我们希望湖北省的网络医院可以对大型公立医院形成倒逼作用,告诉公立医院,大医院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了,大医院照样也可以互联网化。”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建文表示。


相关新闻:
物联网产业需要加快标准建设

物联网产业需要加快标准建设 物联网产业的发展需要标准建设的加快。“标准、认证等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