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办公文教 » 正文

内容创业繁华不再 套路已失奇效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近段时间,内容创业可谓是受尽关注,关于内容创业的讨论也很多。近日,著名新晋网红Papi酱和罗辑思维“分手”一事被媒体热炒的沸沸扬扬。同样是网红的罗振宇对这件事这样表示:“我们决定集中一切经历做好罗辑思维的主业,不再搞投资了。”对于罗振宇重新专注内容,业界纷纷也报以了热烈掌声。不过可以看到的是,罗辑思维走后Papi酱似乎过得并不太好,有媒体报道称Papi酱视频全网走低,打赏人数也下降很多。

近段时间,内容创业可谓是受尽关注,关于内容创业的讨论也很多。近日,著名新晋网红Papi酱和罗辑思维“分手”一事被媒体热炒的沸沸扬扬。同样是网红的罗振宇对这件事这样表示:“我们决定集中一切经历做好罗辑思维的主业,不再搞投资了。”对于罗振宇重新专注内容,业界纷纷也报以了热烈掌声。不过可以看到的是,罗辑思维走后Papi酱似乎过得并不太好,有媒体报道称Papi酱视频全网走低,打赏人数也下降很多。

还不过半年,曾经犀利一时的Papi缘何开始疲软?曾经千军万马、蔚为壮观的内容创业者们如今近况如何?背后的有哪些奥妙?

“屌丝”经济崩塌

在投资圈里,“屌丝经济”的逐渐落幕似乎成为了共识,不少投资人对这件事发表了相关评论。达晨创投高洪庆这样说:“屌丝经济正在崩溃,中产消费正在成为主流”;GGV纪源资本童世豪更是惊讶:“白富美时代正在来到,我们看到这个速度在明显加快。”

小米和格力的赌局在今天看来仍旧意味深长。迷失自己的小米有太多被媒体诟病的地方:杂乱的生态链、饥饿营销过多、没有芯片等核心技术等。虽然格力也因为一些原因没有了前几年那种势头,三年前那场“盛况空前”的十亿豪赌雷、董二人也都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提起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消费者真的不那么好“忽悠”了——当年的屌丝现在已不再灰头土脸,消费升级让他们有了更明确、更进一步的购买需求。

如果说物质上所谓的“屌丝经济”面临崩塌,同样的,我们可以预测在精神上也将如此。国数投资CEO张元林这样说:

“整个内容消费层级和精品化程度在不断提高,在电视上就有很明显的趋势。今年新推出的青春校园爱情片被大众唾弃,就是因为前两年这种题材实在太多。现在再大批量生产烂游戏、烂动画的话大量的钱会被打水漂。”

张元林在文化领域投资成果丰硕,富有经验的他补充道:

“人们对于内容的需求,其实千百年以来都没有变化。人们需要优质的而不是低俗的内容,在未来,人们对于内容消费的品质感需求是会不断提升的,而且已经在提升中了。”

新奇度降低

在互联网圈王小波人尽皆知,对于古代中国的科技水平相比较欧洲为何从领先到落后,他有一个经典的分析:“因为中国提倡禁欲主义,而欧洲,则提倡通过不断发展,满足人类的欲望。所以说,人类的欲望和需求是促使人类进步的一个重要因素。”

不论王小波的理论是否足够权威,不可否认的是他笔下的禁欲主义在当下的中国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在笔者采访的众多文化创意领域投资人中也有人持有相同看法,有的人认为:“为什么网络文学这么火,因为传统内容出版渠道无法出版这种纯粹消遣性的读物。而在中国内容高度管制的情况下,一些扭扭曲曲的产品则很有市场,如果中国也有电影分级制度推出,那么直播需求就会减少”。

在之前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到,有人对直播和VR的火爆大惑不解,笔者摘录了一些经典评论。

“一个美女拿杯子喝喝水、拨弄拨弄头发、说两句闲扯的话就可以日进万金,这么无聊的东西也有人看?”

这些男人们咋这么无聊?(SNH鞠婧祎以高票问鼎冠军后网友评论)

...

直播、VR火爆一时笔者并不惊讶,因为被压抑的东西不会消失,它会寻找其他出口以其他形式来呈现。在中国如果说什么被广泛压制,那么无疑就应是“性”了。

现在网红美女主播、美少女天团等各种形式在内的性暗示、性暧昧行为,其实都是真实世界里未被满足的性欲在网络世界里被满足的结果。

但论到这些“性”题材的眼球经济产品能不能一直火下去?答案却是否定的。张元林这样说:

“国内国外文化不尽相同,美国有花花公子、日本有AV,不过总的来说对于他们来说那个热潮期已经过了。中国因为媒体的限制很多东西我们并没有得到,生产这种内容是违法或者违规的,我们没有经历美国、日本那样一段过程,不过,当整个社会经历过以后,这种内容的新奇性也就没有那么多吸引力了。”

同样作为“网红”的普思投资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也有相同评论:“作为投资者我不大会选择投资网红,单个网红没有什么价值,因为人都是追求新鲜感,对一个人大家会厌倦。”

不知是不是因为内容的新奇度降低,国内一些直播平台类企业已经疲态初现。虽然YY、虎牙、斗鱼和映客霸住了第一梯队,但就百度发布的《2016年直播APP趋势报告》中显示,排名第一的YY安装覆盖率也不过2.16%,当然其后的产品更是不足1%,而从APP使用频次和使用时长上,各类APP在用户的均打开次数都差不多,使用时长集中在半小时左右。

大公司疲态,小公司更加雪上加霜。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年内见诸媒体的200多家直播平台,除了在APP Store排名靠前的映客、花椒、NOW等平台外,已经有包括爱闹直播、网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等平台在内的100多家直播平台无限宕机或者宣布倒闭。惨烈的白刃战尚未刀兵相接,战士已倒下一半。

创造力枯竭

头部效应、数据整体下滑、“屌丝精神”的崩溃让一些创业项目的“生存基础”不复存在,直播还未绽放就先崩溃。不过更加不幸的是,内容创业者们遇到的问题还远不仅如此。

IP是2016年文化娱乐行业最火的关键词之一,创业者和投资人们为着这个目标可谓前仆后继。其实早在2015年影视投资人就看到了IP的火热趋势,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罗立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

“目前热门网络小说IP非常抢手,企业购买网络小说版权要在网络小说刚发布的时候就要介入,如果等到作品火起来再购买可能早就被人预订了。”

下游投资人为了一个IP抢破头,但作为IP产业链最上游的网络小说行业从业者已经突破百万,可每年的超级IP还是屈指可数,这是为何?有投资人这样对笔者讲:

“是这样的,虽然移动互联网等热潮下技术上中国已经和欧美发达国家所差无几,但内容作为一种极为稀缺的资源则是需要积淀的。中国本身就缺少内容,尤其是优质内容。美国日本在内容是积累了很多年,而中国则不到30年,整个中国在补课,这个课要补很久。”

中国似乎真的缺少好内容,纵观如今市面上产品似乎也能管中窥豹。笔者预测,内容创作的问题将是一个永恒的问题、贯穿始终并搅得内容创业者不得安宁。

自媒体这个事就很能说明问题。2014年自媒体概念火的一塌糊涂,分分钟都有新的公众号注册,分分钟就有人开始踏上自媒体创业的道路,而投资人的“豪掷”更是将整个行业推向高潮。但好景不长,一个新媒体第三方观察机构的朋友说,2014年开始做的一大批自媒体都已经停更了,而2015年新开的很多号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停更和断更。分析其中原因,真让人不禁捏一把冷汗:

红利期已过,互联网链接红利不再。

微信公众号活跃度降低。

媒体专业人士正在跨行业抢饭碗,非专业人士将会越来越难坚持。

行业内有人这样说:“自媒体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拼耐力的时候,看谁还能活得长,熬的久,前提是有饭吃,如果连饭都吃不饱,如何保证持续的投入和激情?”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吃饱肚子。不知此时,是否还有记者编辑愿意“辞职下海”打理自媒体。

搏出位艰难

每年影视项目千千万,绝大多数拍都拍不出来,实际能拍出来的电影,一年大概只有7、800部而其中,只有300多部能拿到龙标公映。业内人士说:“首先确保你投的电影能进这300部,才谈得上是赚是赔的问题,否则都是扯淡。”

做影视难难难,做互联网产品也是这样。作为昔日明星产品,分答的“没落”让人看在眼里。虽然姬十三一再的强调分答仍然火热,但从分答实际的表现来看并不如人意。因疑似遭遇监管危机,在最火热的时期停摆47天后重新上线,回归后拿了两轮钱,打着感情牌,阉割了多个分类。分答如今不再有刷朋友圈的举动,或难逃“爆品后遗症”。

一些文章认为,纯内容聚合平台之所以难变现,是因为需求不刚性,而且可替代性太强。其实罗振宇的“得到”也是如此,这个APP无非是把他曾经玩过的东西又整合了一遍,一天一条的语音变成好多条,他不再对经典书籍进行推荐和观点分享,而是雇佣一批人给书划重点,九毛九卖给读者电子版干货。

此外,草根逆袭的可能性也很小了。在新榜一篇题为《上半年已过,下半年内容创业将走向何方?10个判断》的文章中这样说草根创业:“这一点已经确定无疑,无论是微信还是微博,其内容生态已经基本成熟,无论是文字、图片还是短视频,都有数量可观的入场者已经站稳脚跟。”

如今,人们在选择内容消费变得更理性,吸引注意力也越来越难,在内容同质化严重,注意力的稀缺形势下内容创业者的苦日子似乎已经来到。一个成功的内容创业项目是一个成熟的团队,他们势必在创意、内容、宣发和平台运营都足够出色,但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功者的背后往往是堆积如山的累累尸骸。

内容创业者普遍遭难,内容创业寒冬已经来临。


相关新闻:
把人类笑声封装扔向太空进行漂流如何?

把人类笑声封装扔向太空进行漂流如何? 当大家觉得开心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笑起来,笑声代表快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