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传媒广电 » 正文

罗一笑事件换来的不该是质疑而是理智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这两天最火的就是罗一笑事件的,受尽了关注也受尽了质疑。从上午满屏的感动到中午满屏的质疑,到晚上的各方表态,罗一笑事件的网络情绪反转也就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这一事件似乎再一次证明了我的判断:互联网上没有什么感动能超过一天。媒体采访到当事人,医院作出回应,官方有了声明,事实才渐渐清晰。孩子确实病重,不过孩子父亲的描述存在夸大,并不需要那么多钱。严格来说,算不上是骗捐,也不是借病情营销,我愿意用最大的善意去理解,这是一个救女心切的父亲用力过猛的表现,他本应该客观描述,本应该拒绝营销元素。

这两天最火的就是罗一笑事件的,受尽了关注也受尽了质疑。从上午满屏的感动到中午满屏的质疑,到晚上的各方表态,罗一笑事件的网络情绪反转也就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这一事件似乎再一次证明了我的判断:互联网上没有什么感动能超过一天。媒体采访到当事人,医院作出回应,官方有了声明,事实才渐渐清晰。孩子确实病重,不过孩子父亲的描述存在夸大,并不需要那么多钱。严格来说,算不上是骗捐,也不是借病情营销,我愿意用最大的善意去理解,这是一个救女心切的父亲用力过猛的表现,他本应该客观描述,本应该拒绝营销元素。

用力过猛的网络募捐,用力过猛的网络感动——引发质疑后,变成用力过猛的网络愤怒,不明不白的感动变成义愤填膺的声讨。特别不想看到这一事件带来什么网络后遗症,产生用力过猛的警惕,即使面对真实的苦难时也失去同情和爱心。罗尔事件带来的应该是理性,而不是冷漠。

看到一篇反思这一事件的文章,题目就让人很反感:低智商的善良,不如高智商的冷漠。——嘲讽那些善良的捐款者。我喜欢另一篇文章的题目所表达的善意:你被罗尔的话打动了,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是啊,感到羞耻的应该是说谎者,而不是被悲情的故事感动的人,悲悯和同情是人之常情,无论如何,我们应该保持着这种悲悯感,而不能因为一些欺骗就失去悲悯和同情的能力。确实,悲悯之外需要理智的判断,但这种理智的判断不能变成一种对单纯善良的高贵冷艳的优势感:你易感动,你被欺骗了,所以你很弱智你很LOW;我冷艳,所以我有智商优势感。

这种让人不舒服的智商优越感会变成一种冷漠,这不是反思罗尔应有的正确态度。

记得前段时间我写过一篇文章,批评“守规则的人死了,不守规则的却活下来”这个坏议题坏逻辑。几条新闻中,确实能看到遵守规则的人死去了,而不守规则的却活下来了——正确的反思姿态应该是:你们看,那些不守规则的人在制造着多少罪恶和悲剧,牵连了多少无辜者。车祸跟“守规矩”没有关系,不是“守规矩”导致了死亡,而是别人的“不守规矩”。

还有,发生做好事却被讹诈事件后,就会出现这样的议题:做好人却没好报,以后谁还敢做好人?——这显然也是一种坏逻辑。做好事被讹诈,应该去竭力还原真相,还好人以清白,去谴责无良的讹诈者,而不是反噬“做好人”这个不应受到质疑的命题。

我在好几篇文章中都表达过这样的意思,我们要有坚守一些价值的定力,不要被个案所摇摆。人们不要被那些因果错乱的坏逻辑所误导,不要被“守规则的人死了”、“做好人却没好报”、“善良却被利用”这样的坏命题所污染,而去怀疑和动摇自己的规则信仰,变成那些歪理的信徒。不要因为世事太过复杂、个案太过极端,而背叛了你的单纯、正义和善良。不要用别人的错来反噬自己的正确选择。

低智商的善良,不如高智商的冷漠——这是一个让人恶心的坏命题。是的,面对复杂的世事,我们需要判断力,爱心拒绝被消费,但不是让你对苦难无所作为无动于衷,不是让你失去同情悲悯之心。罗尔事件中,应该批判的是说谎者,而不是把矛头指向人们单纯的善良。欺骗应受惩罚,不能因为欺骗就给自己的冷漠找到冠冕堂皇的借口,无论如何不能失去善良的能力。

跟评

@星辰:人性最大的恶已经不再是单纯作恶的人,而是那些盲目就开始质疑善的旁观者。

@刘巍:很赞同一个朋友说的“就如身边熟悉的人生病了,你明知他并不缺钱,也会包个信封表示一下关心和安慰,对于陌生人并未影响你生活品质的举手之劳,何必如此介怀呢?更何况很多人是在满足自己内心种种情绪吧。”

@如颖随行:梁漱溟先生说:在一个令人悲观的世界里带着乐观的希望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善意;批判与重新建构的存在,是因为反思。鲁迅先生的冷眼旁观绝不是如今的置身事外。众说纷纭,一针见血,真相太难。但,善心无错,无论在任何时候。对此,再不做评价。祝安好,孩子,愿这个世界可以温柔待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