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业内资讯 » 正文

发展火爆的工业4.0竟会加剧性别差距?!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工业4.0的出现,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发展变革,但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弊端。各国看到工业4.0背后的成长新动力,却同时对职场性别结构的潜在动摇,没有同等的重视。到底这场重塑制造业未来的革命,会弭平性别鸿沟,还是会让性别差距更严重?

工业4.0的出现,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发展变革,但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弊端。各国看到工业4.0背后的成长新动力,却同时对职场性别结构的潜在动摇,没有同等的重视。到底这场重塑制造业未来的革命,会弭平性别鸿沟,还是会让性别差距更严重?

2017年1月,全球政治、经济精英齐聚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Davos World Ecnomic Forum, WEF),除了聚焦全球经济前景,工业4.0(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Industry 4.0)同样受到瞩目。这个串联物联网(IoT)、自动化(automation)、云计算(Cloud)与大数据(Big Data)的未来计划,被视为是翻转全球制造业的关键革命。

什么是工业4.0?

工业4.0具体而言,就是将IT技术结合传统制造业,使产业更有效率的运作,在供给端,透过全面自动化生产的智能工厂,以及巨量数据运算,提高生产效率;在需求端,透过网络串连设备,彻底改变使用者习惯,同时,使用者的使用经验会反馈给供给端,使两端互相适应,再加以改善。

工业4.0受到重视而发展的同时,也再对劳动市场造成前所未见的冲击。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今年1月出炉的研究报告《未来产业:自动化、就业与生产力》(A Future That Works: Automation, Employment, and Productivity),最快在20年内,全球近五成的工作都可能自动化,“自动化”将会是普及的现象。

“自动化”将会对我们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影响?WEF研究报告《未来的工作》讲得相当明白:2020年以前,也就是未来3年内,全球消失的工作机会恐超过710万个,其中超过三分之二是处理“例行性事务”的白领工作,根据估计,行政工作职缺将剧减超过475万,是白领工作中被取代的大宗。

除了劳力市场被颠覆,再生产劳动环境也可能大为改变——效率更高、性能更好的机器人进入家庭,代行家务,成为必然趋势。当然,这代表更多女性劳动力得以解放,能够从家庭进入职场;但问题在于,我们的产业环境是否准备好吸收这批生力军?我们的教育环境,能否提供亟需的人才与对人才的相应训练?

工业4.0需要技术人才,女性弱势更明显

“数学、工程、科学,这些科目未来都将是基础学科”这句话,可能成为工业4.0时代的教育方针。但一方面,女性在理科领域的表现持续改善,但在职场中仍存在性别上的歧视;另一方面,虽然现在开放式课程发展逐渐成熟,“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的管道相较过去更加多样化,但从女性在投入学习的比例上,仍是低落地令人忧心。

根据一份由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共同提出的开放式课程四年回顾报告(2012至2016),我们发现女性使用人数竟然只有总人数的33%,而且在选修计算机科学与所谓STEM课程的比例特别低,均不到20%,而上述课程所授的都是未来面对工业4.0的重要能力。

更值得担忧的是,制造业领导阶层中,女性比例依旧严重低于男性。《工作的未来》报告揭露,综合所有产业,女性位居高阶领导阶层的比例只有15%,能够担任CEO者更不到10%,即便比例最高的媒体业,也只有13%的女性CEO。而在能源、基础建设与信息产业中,女性担任CEO者更少,在所以CEO中甚至不到5%。

虽然一般认为领导阶层的性别比例失衡,会随着愈来愈多女性投入工作,逐步得到改善。但《工作的未来》报告撰文者忧心,面对“工业4.0”浪潮,各产业对于计算机、工程技术的需求提高,如果女性无法扭转在该领域的弱势,未来领导阶层的性别比例失衡,会更难改变。

是危机更是转机,工业4.0可望解放女性工作力

尽管许多人对于“工业4.0”的女性职场处境并不乐观,哥伦比亚大学傅氏基金工程和应用科学学院院长波伊斯,却认为工业四点零对于女性,虽然可能带来危机,但无疑地也是一个重要的转机。

玛丽.波伊斯(Mary C. Boyce)在麻省理工担任教职25年,自2013年起接任哥伦比亚大学工学院院长,成为第一位接下该职位的女性。她在高分子材料领域的研究成果,不仅在2012年获选为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美国文理科学院院院士,近期于3D打印的运用上也受到广泛关注。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期间,也获得该校最高教学荣誉奖「MacVicar Faculty Fellows」。

“对此(工业4.0)我相当乐观,不过女性需要更多帮助”,波伊斯直言,对于工业4.0这个被视为最具破坏性的创新趋势,她认为女性只要因应得宜,可能反而能加速弭平两性薪资的不平等。

波伊斯认为,近年女性在医疗、科技业与计算机科学等领域,已经逐渐展露头角,并且为各个产业带来新的面貌。计算机科学(computer science)与自造者运动(Maker Movement)是女性在这波制造业革新可利用的两个突破点。,波伊斯认为女性的投入不仅能提升其本身在新工业时代的竞争力,也能为产业带来新的能量。

波伊斯:女性要更有信心

事实上,波伊斯的说法目前尚无相关数据支撑,但有一件事情似乎已经成为国际共识:当更多女性得以投入生产活动,或是两性收入差异得以缩小,经济发展就能愈加快速。这也是为何联合国、OECD不断推动性别平等——性别平等不仅仅是形式上的平等,而是文化、生活、民生的根本平等。

波伊斯提醒,政府在面对工业4.0时,除了协助企业因应外,也应该要关注潜在的性别影响。他认为,政府首先应该从教育着手,从小学、中学以至于终身学习的场域,数学、科学与工程的教育普及化,也就是前述的STEM教育,是刻不容缓的。

另一方面,波伊斯也鼓励女性更加主动拥抱工业4.0带来的挑战与契机,“女性在许多产业,都是创意的核心”,波伊斯有信心地表示。

全球最积极解放女性生产能量的国家——日本——事实上离我们不远。而与日本同样面临高龄化、超高龄化趋势的我们,在步上日本后尘同时,也许可以从日本的做法中寻找一些可行之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