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娱乐体育 » 正文

为演戏不疯魔不成活的段奕宏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要说到演艺圈里演技爆表的男演员那就不得不提段奕宏,段奕宏身上有一种西部边陲男人特有的气质,冷峻的外表让他早期接演了许多硬汉角色的戏份。但年轻时的段奕宏,却是一个内心极其矛盾的人。

要说到演艺圈里演技爆表的男演员那就不得不提段奕宏,段奕宏身上有一种西部边陲男人特有的气质,冷峻的外表让他早期接演了许多硬汉角色的戏份。但年轻时的段奕宏,却是一个内心极其矛盾的人。

幸运的是,他将这些内心的矛盾与自我怀疑的压力都释放到了学业和表演能力的提高上。熟悉段奕宏的人都知道,他曾一度被人称为“戏妖”,正所谓“不疯魔不成佛”,出自中戏的段奕宏早期身上流淌着的一直是“斯氏体系”的表演流派,曾因为学校一次话剧排演,他数次去盲人学校央求校长让他住下来和盲人一起生活,琢磨盲人笑起来的表情,他甚至在毕业大戏准备阶段,去精神病院住了3天体验生活。

段奕宏的固执也成为了他演艺生涯一种很纯粹的东西,他常常对人说,自己是演员,不是明星。1998年刚毕业当时,段奕宏因为成绩优秀,被特批留在了现在的中国国家话剧院。可以说,话剧院的经历,对他的演绎生涯,至关重要,这直接奠定了他未来扎实的表演功底和情绪掌控力。也就是在这时,他遇见了人生中第一个难得的机遇,也就是后来为人熟知的话剧作品《恋爱的犀牛》,在此期间,孟京辉对段奕宏表演观念的冲击和修正,可以说是对他的一个强大助力。在孟京辉的帮助下,段奕宏的体验派表演方法被孟京辉给彻底击碎,向他心中注入了表现派的表演方式,重新塑造了一个把马路演的真挚立体的段奕宏。

后来段奕宏陆续出演了《刑警本色》、《二弟》这样的优秀影片,除了二弟这个角色给他带来了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的奖项,其他的付出都没有带来太大的市场影响力。国家话剧院的经历和孟京辉田壮壮对他的影响,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表演中,为它打下了坚实的表演功底。后来老段终于等到了这部《士兵突击》,一炮而红,再后来,《我的团长我的团》也接踵而至。这个时期的段奕宏是一个标准的体验派演员,台词顿点精准、节奏抑扬顿挫,每一句都饱含着积蓄已久的情感力量,但同时,这个时期的段奕宏也是执拗和矛盾的,为此,常常因为一个角色而陷入其中,无法抽离。跳脱出角色对于专业演员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老段,却深陷其中。他曾因为二弟这个角色而独自跑到山顶发疯似的乱喊一顿,纾解心中的不畅。也曾在拍摄《我的团长我的团》时,面对悲痛的氛围,无法将戏与生活割离。这个阶段,一个执拗的段奕宏开始走入大众视野,给观众留下了一个军人的硬汉形象。

直到2009年,老段遇到了俞飞鸿导演的《爱有来生》, 让观众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段奕宏。在《爱有来生》中,他将一个痴情又通透的和尚阿明演的入木三分,眼神里透露出欲滴未滴的泪珠,无需台词的欲说还休就足以让观者为之动容。2009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是段奕宏开始逐步打入商业片市场,逐渐建立自己市场影响力的重要时期,也正是在这个时期,老段展露了他“一人千面”的精湛演技。因为在2009年的《风声》中一段短暂的开场表演,让导演高群书记住了他,随后在2010年出演了高指导的电影《西风烈》,2012年王全安导演的《白鹿原》,这三年间高速成长的段奕宏对表演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和体会,能够明显的感到他对人物的表现加入了一丝的克制和隐忍,缓缓而来的情绪释放显得更加深层有力。慢慢地,老段学会了如何快速地抽离角色,去掌控角色,而不是为角色所掌控。

从《恋爱的犀牛》到《白鹿原》,从话剧到电影,这10年间,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老段从模式化的表演逐渐走向松弛、解放和多变性的演绎方式,直到2015年,一部《烈日灼心》,成为了段奕宏表演生涯的重要分水岭。在这部影片中,段奕宏饰演的伊谷春,原本是一个衬托性角色,却被老段活脱脱地演成了一个碾压性的角色。他饰演的警察伊谷春,立体而又具两面性,从最初对辛小丰能力的欣赏到怀疑和挣扎再到最后的释怀,人物像洋葱一样,随着剧情发展拨开一层又一层,因此伊谷春有时会在情理和法理的选择间产生一丝地犹豫。你会惊奇地发现,从这部剧开始,他的台词变得流动而又生活化,不再如往常那样抑扬顿挫的顿点鲜明,而是更加松弛地口语化表达。老段开始从掌控角色转化到成为那个角色,在角色中寻找自我意识,去克制的塑造和表达。随后17年的接连两部大戏《非凡任务》和《记忆大师》更是展现出了高水准的表演能力,《非凡任务》里塑造的大毒枭的角色可以算是近几年里看过最好的黑帮大佬形象,走路歪歪扭扭,老段充分运用手帕作为道具塑造了人物典型的特征,有点畸态的人物风格下隐藏着巨大的威慑力,说话看似波澜不惊,但下一秒这个角色就会瞬间要了你的命。而对于《记忆大师》,如果你重新二刷,对应已知的结局去找寻段奕宏表演中的细节,你会突然发现某一刻他在镜头前的讪笑或者细微的面部抽动,原来已经为人物后续发展埋下了伏笔。

可以说,二十年间,段奕宏用一个演员的固执与坚持为戏剧这个行业做了一个最好的示范, 与段奕宏两度合作的编剧兰小龙这样评价他, “最好的演员会为每一部戏发明一种方式,老段属于此列,极少数派。” 。一个月前,再次在一个采访节目中,看到了段奕宏用情境模拟的形式重现了当年的经典话剧《恋爱的犀牛》,认真的人可以去尝试对比,相比2003年的那个角色马路,此时的老段念起台词显得更加云淡风轻,不时的故意停顿或者吞咽声,让听的人都能跟随他松弛下来,那些声音中夹杂着二十年打磨的粗粒感,显得不那么完美了,而老段心里清楚,正是因为不完美,所以才变得更加真实和打动人。


(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