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娱乐体育 » 正文

黄轩凭什么实现从《芳华》到《妖猫传》的跨越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近段时间,黄轩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贺岁档,最具话题性的两部大热影片《芳华》《妖猫传》的男主角都是黄轩。他所饰演的角色跨度可以用“穿越”来形容:一个是文工团里的好人刘峰;一个是唐朝大诗人白居易。虽然已是当红明星,但黄轩清醒得很,他说,“膨胀什么?自满什么?你差得远着呢!这个世界上的伟大演员多着呢!伟大的艺术家多着呢……”

近段时间,黄轩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贺岁档,最具话题性的两部大热影片《芳华》《妖猫传》的男主角都是黄轩。他所饰演的角色跨度可以用“穿越”来形容:一个是文工团里的好人刘峰;一个是唐朝大诗人白居易。虽然已是当红明星,但黄轩清醒得很,他说,“膨胀什么?自满什么?你差得远着呢!这个世界上的伟大演员多着呢!伟大的艺术家多着呢……”

2017年,黄轩只接了一部《创业时代》,其余时间都在休息,早上一杯茶,晚上一壶酒,静坐、发呆、看书、写字。

角色 尽可能地活在他的世界里

演《妖猫传》时,除了尽可能多地诵读白居易的诗,黄轩每晚临睡前都会打坐。这也是导演陈凯歌对他提的要求,睡前静坐15分钟,心里不停默念“我是白居易”。

在电影《推拿》里,有场盲人小马复明的戏,黄轩请教盲人朋友后,找导演娄烨聊怎么演这个角色,对方对他说:我哪儿知道,你是小马啊!

在许鞍华执导的《黄金时代》的结尾,见证了萧红死亡的骆宾基走在满目疮痍的香港街头,口中嚼着一块糖,突然悲从中来、泪流满面。记者问黄轩那一刻在想什么,黄轩讲了一件小事:父亲去世之后,他蹲在昏暗的楼道里整理父亲的遗物。这时电梯到了,开电梯的阿姨问要不要帮忙,他从地上抬起头,眼泪哗地就出来了,“那种感觉就跟那幕戏一模一样。”

经历 对着三棵树释放内心情绪

11岁时,黄轩父母离异。初中起,黄轩寄宿在广州舞蹈学校,孤单地度过了六年青春期。他曾在电视访谈里描述当时的心境:“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最好的朋友是宿舍门前的三棵大树。我习惯性地对着三棵树悄声讲话,借此释放内心压抑的情绪。我为这三棵树分配了角色——一棵讲学习,一棵讲情感,一棵讲朋友。”

后来进了北京舞蹈学校音乐剧系,住在北京通州的父亲每周往返三、四个小时去看他,给他送吃的,还常带他出去喝点小酒、聊聊天。遗憾的是,亦师亦友的父亲在“眼看着一切都要好了”的时候去世了。父亲去世后,黄轩写了一篇《给爸爸的信》:“你离开了,我觉得好孤独,好孤独……这么大的北京就剩我一个人了……”当黄轩收到《芳华》剧本时,他第一时间给冯小刚发了短信,“我脑子里老浮现的是我爸的样子,我一直想饰演一个如父亲般的人。”

他心声

人设我特别不喜欢“人设”这个词。演员只需要有角色,不需要有人设。人设本身就是一个虚的东西,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都无法定义我自己,别人就给我定义成温润如玉、谦谦君子,我好紧张听到这个。我觉得我受不住这个人设。

真实比什么都可贵,还是得回到真实状态中。该有情绪,要有情绪;该有态度,要有态度。难道活着一定要墨守成规吗?我骨子里有一股野心,那个野心要打破我的安全状态。

恐惧辛辛苦苦拍了十年戏,大家都认识我了,也有好的导演、资源找我,我也恐惧有一天没人找我拍戏。我危机感很重,从小是在不安全感里成长的。这是骨子里的东西,所以说人一生都在跟自己的童年打交道,它直接映射出你的轨迹和方向。

人生无常,安全感不是恒常的,所以我会把对生命的信心、期待有意识地收一收,演艺事业、物质基础,包括情感,都是不可控和不确定的。当你把信心放在不确定的事情上,你能安全下来吗?

自省二十多岁,你演角色,能有多丰富深刻?对人性的剖析能有多让人叹为观止?我生怕在没准备好的时候,一个大机会给我了,我受不住。

我不急于求成,而且我拍戏也不是说一定要火。在这个过程中,有很美好的体验,你对表演有了更高级的认知,你对自己的肢体、表演能力和情感的释放有更好的控制,你的角色能够被大家记住,这是最关键的。


(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新闻:
阿里影业将与小猪佩奇版权方"娱乐一号"公司合拍电影

阿里影业将与小猪佩奇版权方"娱乐一号"公司合拍电影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站8月13日报道,现在,小猪佩奇似乎已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