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业内资讯 » 正文

千亿基金高了房地产,说好的机器人呢?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众所周知,未来的世界是属于人工智能的。我国作为起步较晚的国家,一直处于飞速发展阶段,尽管如此和国外很多国家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但是今天国外媒体关于AI界突然爆出冷料。

众所周知,未来的世界是属于人工智能的。我国作为起步较晚的国家,一直处于飞速发展阶段,尽管如此和国外很多国家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但是今天国外媒体关于AI界突然爆出冷料。

4月1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去年软银发起成立了千亿美元的愿景基金,重点专注于科技行业投资。《连线》日前撰文指出,由于房地产业的规模庞大且较为分散,软银愿景基金目前也在专注于房地产业投资。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迈克尔·马克斯(Michael Marks)已经拒绝了十几个在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的邀请。他的建筑创业公司Katerra已经运营了三年,但引起业内的广泛关注是最近的事情。马克斯坦言:“我已经看不清楚建筑技术现状了。”

可能是这样。但更有可能的是,之所以业界对Katerra的兴趣激增,是因为在今年1月份,该公司刚刚获得以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8.67亿美元风险投资。作为风险投资行业最受关注的基金,软银愿景基金牵头的这笔交易使马克斯的公司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焦点。起初马克斯计划筹集5亿美元左右的资金,一旦软银参与进来,融资规模就会变得更大,无疑这已经成为了常态。

对于软银愿景基金,风险投资界的竞争对手总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心情——既迷恋又恐惧。软银愿景基金常常以其在尖端技术方面的投资而闻名遐迩,但现在它正在房地产这个并不稳定的行业中下注。风险投资者的迷恋和恐惧之源,以其在尖端技术方面的投资而闻名。但现在它正在对一个最不稳定的行业 - 房地产业做出巨大的赌注。其持有的930亿美元巨额资金足以在任何行业成就任何人,也足以毁掉任何人。而现在,软银已经在房地产行业行动起来,根据总经理杰弗里·豪森伯德(Jeffrey T. Housenbold)的说法,软银愿景基金已经与50家房地产业相关公司进行了接触,而且已经进行四笔大投资,未来或许会更多。

在与Katerra达成交易前一个月,软银向创业房地产经纪公司Compass投资4.5亿美元投资,并向家庭保险公司Lemonade投资1.2亿美元。而早在2017年8月,软银愿景基金向联合办公空间WeWork豪掷了44亿美元。

据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软银目前正在与OpenDoor进行交易谈判,OpenDoor是一家直接向所有者购买房屋并出售给他人的中介公司。 其成立于2013年,目前房产的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但软银与OpenDoor均未对此发表置评。

乍一看,房地产技术似乎并不符合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关于未来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大数据将占主导地位的论点。但事实上愿景基金的触手已经延伸到了奇点之外。这或许也是必须的,毕竟930亿美元对于整个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行业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豪森伯德表示,愿景基金的任务还包括人类的基本需求和愿望。即便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成为我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时,这些基本需求也不会被技术替代或破坏。他说,“我们仍然需要吃饭,住在房子里;我们仍然有学习旅行的渴望和人与人之间相互沟通的渴望。愿景基金相信,房地产等行业只会被技术增强而不是被技术替代。”

房地产行业的核心吸引力在于其规模。像软银这样的大型基金需要巨大的机会。 (该基金的最低投资额为1亿美元)。房地产业为软银愿景基金的团队提供了一个难以理解的巨大数字:全球房地产业总市值228万亿美元。

此外,房地产业相对分散。例如美国最大的住宅经纪和房地产服务公司Realogy拥有大约十几个不同的品牌,但市场份额也只有个位数。即便成为了行业领头羊,很多房地产企业接纳新技术的速度也相对缓慢。 “传统房地产企业是寻求当前收益的基本价值投资者,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不同,”摩根大通房地产投资银行业务主管瑞恩·斯科特·阿贝(Ryan Scott Abbe)指出,“他们往往在所有的技术类解决方案上都摸不着头脑。”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前数据的可用性让房地产市场更有效率,业使得房地产投资者很难再通过简单地低买高卖高获得丰厚利润。投资者、经纪人、金融家和相关企业需要更多地依靠技术加快行动速度,制定更具战略性的决策,否则将面临新的技术性竞争。 “这可能是全球经济中最后一个尚未被技术公婆的堡垒,”商业地产数据平台Reonomy首席执行官理查德?萨基斯(Richard Sarkis)如是指出,软银在创立愿景基金之前曾对该平台进行了投资。

这个机会吸引了各行各业的风险资本家。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2017年以房地产为重点的科技创业公司(内部人士称之为“proptech”)完成487笔融资,总额飙升至98亿美元。相比之下,2013年相关交易仅为133笔,总额只有5.46亿美元。即便去除软银愿景基金对WeWork的44亿美元巨额投资,这也堪称一个巨大的飞跃。

但很少有人可以像软银一样迅速行动或大举投资。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喜欢谈论未来300年的时间表,也常常喜欢推动企业家筹集比原计划更多的资金,并将他们的野心扩展到最疯狂的梦想之外。

2017年11月,位于纽约市的住宅经纪连锁店Compass刚刚获得了由富达投资公司领投的1亿美元融资。该公司并不打算筹集更多的钱。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雷夫金(Robert Reffkin)说:“富达领投的该轮融资满足了我们的所有需求。”但在与软银愿景高管会面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他们希望支持我们更宏伟的愿景,”时间进度更快,雷夫金坦言。一个月后,Compass宣布软银愿景基金向其投资4.5亿美元,该公司将其三年期发展规划压缩到一年。目前Compass的目标是在2020年底之前控制20个城市中20%的住宅房地产市场。

在许多情况下,房地产市场的超大机会与超大型资本的要求相匹配。任何有形资产交易相关的初创公司都需要大量现金。制造现场组装建筑部件的Katerr在菲尼克斯和斯波坎均开设了资本密集型工厂。 而联合办公空间WeWork现在是纽约市第二大私人办公室租户,而且公司旗下的每个办公空间都必须经过精心装饰,以符合其时尚审美。在从软银获得大笔资金的几个月后,WeWork斥资8.5亿美元收购了位于第五大道的Lord&Taylor大楼。

据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房地产分析师亚历山大·帕齐(Alexander Paci)说,软银的房地产策略是一种“生态系统方式”,类似于基金在共享出行领域的大笔投资。在该领域,软银投资了中国的滴滴出行,印度的Ola,新加坡的Grab,巴西的99以及美国的Uber。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公司已经建立了伙伴关系。滴滴出行收购了99和Uber的中国业务。而在其他国家,这些公司相互之间仍然在激烈竞争,比如说Uber印度公司以及Ola。

在这一年里软银一直在进行相关投资,愿景基金往往会为其投资组合公司提供了彼此合作的机会,但并未推动任何正式的合作。该基金会定期召开网络聚会和私人晚宴。到目前为止,软银愿景基金的房地产领域的接受投资方之间已经发生了规模较小的合作关系,不管他们的共同投资者是谁,都有可能发生。例如,一些Compass公司的房地产经纪人开始在WeWork办公室业务之外运营。

更有趣的合作可能来自软银投资的传统房地产市场。该公司最近收购了私人股权投资公司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其管理的资产达440亿美元,也包括大型房地产和房地产信贷基金。据报道,软银正在计划收购再保险巨头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 AG)的大量股份。 (瑞士公司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与Fortress和瑞士保险公司的交易可以帮助软银抵消像对Lemonade或WeWork这样的风险较大的初创投资,并保持稳定的现金流。

孙正义主导的交易一直被称为“拥立国王”。愿景基金坚持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那些能够统治新市场的创业公司,投入巨额资金意味着它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市场。“他们正在制造这些机会,”房地产风险投资公司Fifth Wall Ventures的执行合伙人布拉德?格瑞伊(Brad Greiwe)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需要7到10年的时间来静观这些东西能否成熟和盈利,检验它们是否正确。”但是在孙正义的300年规划中,10年,只是短暂的一瞬罢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