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办公文教 » 正文

最可怕的疾病:全球仅发生过3次,死亡人数过亿,不少城镇灭绝!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是什么?蛇?鳄鱼?还是狮子、老虎等猛兽?都不是,答案是老鼠。老鼠,不仅偷吃粮食,它给人类带来的最大危害就是传播病菌,人类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流行的鼠疫,全球性鼠疫发生过3次,死亡人数过亿,不少城镇灭绝。据文献统计,死于鼠疫的人数,超过历史上所有战争死亡的人数的总和。无怪乎人们称这种疾病为"黑色妖魔"。1994年9、10月间,印度遭受了一场致命的瘟疫。泉神节过后的第二天苏拉特市医院接收到30名病情相似的患者。起初医生并不知道病人患的是鼠疫。但接二连三有人死亡,又传来马哈什特拉附近的拉杜尔流行

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是什么?蛇?鳄鱼?还是狮子、老虎等猛兽?都不是,答案是老鼠。老鼠,不仅偷吃粮食,它给人类带来的最大危害就是传播病菌,人类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流行的鼠疫,全球性鼠疫发生过3次,死亡人数过亿,不少城镇灭绝。据文献统计,死于鼠疫的人数,超过历史上所有战争死亡的人数的总和。无怪乎人们称这种疾病为"黑色妖魔"。1994年9、10月间,印度遭受了一场致命的瘟疫。泉神节过后的第二天苏拉特市医院接收到30名病情相似的患者。起初医生并不知道病人患的是鼠疫。但接二连三有人死亡,又传来马哈什特拉附近的拉杜尔流行鼠疫的消息,这才意识到一场灾难已经降临。一时间,火车站、汽车站都挤满了成千上万的逃难者。30万苏拉特市民逃印度的四面八方,同时也将鼠疫和这种恐惧的心理带到了全国各地。

不到两周时间,这种可怕的瘟疫已扩散到印度的7个邦和新德里行政区。鼠疫的降临,对毫无准备的印度当局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印度卫生部不得不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国家请求支援,以解燃眉之急。

鼠疫的流行,引起人们的极度恐慌。这种恐惧犹如大火一样,迅速蔓延到世界各地。许多国家中止了同印度的各项往来。这对印度来说,经济方面的损失是难以估计的。据有关方面统计,用于治疗和预防鼠疫方面的费用就高达数百亿美元。

人们不禁要问,销声匿迹多年的鼠疫为何再度在印度广为流行呢?专家们一致认为鼠疫的爆发是极为肮脏的环境所致。据说,苏拉特市是印度最脏的城市,贫民窟、集市、街头巷尾,垃圾成堆,臭味熏天。鼠疫流行期间,每天清出的垃圾多达1400吨。遍地的垃圾成为老鼠繁衍滋生的温床。1994年9月18日,是印度象神节的最后一天。 古吉拉邦工业城市苏拉特街头上热闹非凡。数以千计的男人在大街上载歌载舞, 欢庆着自己传统的节日。人们沉浸在幸福、祥和的欢乐之中…… 可谁知道,此时一种致命的瘟疫却已悄然降临到他们中间。 第二天,苏拉特市刚落成不久的医院,接收到30名病情相似的患者。他们的症状是:高烧不退、咳嗽、打喷嚏、吐血和昏厥。此后,又有一批病人被送进医院。 9 月20日第一名患者在医院中死去;接着,又有不少病人相继死亡。 从这些死者的外部观察:他们个个全身发黑,凸着一双睁大的眼睛,痛苦之状令人惨不忍睹。 起初,医生不知道病人患的是可怕的鼠疫病。这也难怪他们,因为自1966年印度最后一次鼠疫大流行以来,这种瘟疫几乎绝迹,不少医生从未碰到过这种疾病。

这时,有人怀疑是被坏人在饮用水源中投毒所致,市政当局下令切断自来水供应,勘察水源状况。后来,听有人说,马哈什特拉附近的拉杜尔当时流行鼠疫。医生立即化验血样,结果表明这些病人患的就是这种疾病,这才意识到一场灾难已经降临。苏拉特市的医疗条件非常差,医疗设备十分落后,医务力量严重不足,治病的药物少得可怜,而医治鼠疫所需的四环素、磺胺等药品更是奇缺。 到10月4日,已有1000多人被送进医院治疗和检查,其中50人染病身亡。 此时,苏拉特市犹如面临着一场残酷的战争,处于十分紧急的状态之中…… 鼠疫流行的消息不胫而走。没过多久,传遍了整个苏拉特市。

一时间,争购药品的人流蜂拥而至,药品商店门口排起了长长队伍。这种可怕的疾病,使苏拉特市的居民像热锅上的蚂蚁那样,日夜惊恐不安。为了躲避这场灾祸,他们扶老携幼,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交通工具,匆忙地逃离这座被瘟疫侵淫的城市。火车站、汽车站周围,每天都拥挤着成千上万的逃难者。市警察局长惊呼:" 即使有数千警察也无法阻挡逃向四面八方的车流和人流。" 没几天时间,仅有200万人口的苏拉特市,竟有30万人惊恐万状,仓皇出逃…… 留在城里的市民,也是个个惶惶不安。商店、市场和影剧院等公共服务场所关门停业,不少工厂关门停工,学校关门停课,家长不许儿童外出。白天,外出的人们都戴着口罩,没有口罩的,用手帕、围巾等捂住口鼻,以为这样就能够躲避灾祸;晚间,人们不敢外出,街上空无一人,死一样的寂静。这时的苏拉特市,像一座可怕的鬼城似的。

30万苏拉特市民逃向印度的四面八方,同时也将鼠疫病菌和恐惧心理带到了全国各地。 不到两周的时间,这种可怕的瘟疫已蔓延到印度的7个邦和新德里行政区:苏拉特所在的古吉拉邦是鼠疫流行最为严重的地区,被传染和死亡的人数最多。 与苏拉特邻近的孟买市,是难民逃亡的第一个目标,该市所在的马哈拉什特拉邦被传染的人竟有2105人。首都新德里,有770人被送进医院治疗、检查,36人确诊患上了鼠疫,4人不治而亡。 此外,拉贾斯坦邦、北方邦、中央邦和西孟加拉邦的患者也在增多。鼠疫的魔爪还触及到了边远的查谟邦和克什米尔邦。 据官方统计,两周之内,全国到医院检查或治疗的患者多达4780人,几乎每天都有关于死人的消息。 新德里等地,传染病医院已人满为患,当局不得不在普通医院辟出临时隔离病房。无论传染病医院,还是临时隔离病房,医疗条件都十分糟糕。 一间昏暗的病房里,挤着几十个病人,病房门窗洞开,蚊蝇飞舞,传播鼠疫的媒体--老鼠,在地上、窗台上、房顶上打闹嬉戏--这哪里是治病的地方! 许多病人因忍受不了这种恶劣条件而逃出病房。卫生部门只好组织一支特别警察小队,到处追查这些病人,以防止他们传播病菌。

鼠疫的突然降临,对毫无准备的印度当局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病人实在太多,医院招架不住,纷纷告急。药物供不应求,不少药房已拿不出治病的药品。 极度惊恐的市民,抢购疫苗和抗菌霉素,少数地方即使有药也很快被抢购一空。 于是,印度卫生部门不得不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国家请求支援,以解燃眉之 急。 然而,更为可怕的是,人们因害怕鼠疫而产生的惊慌失措和歇斯底里。 出逃的30万苏拉特市民,本以为逃出这座被恶魔控制的城市便可以安全无恙。 不料,他们所到之处,都不受欢迎。无奈之下,只得返回老家。 这种大规模的逃离,将惊恐与鼠疫一起传染到印度各地。许多城市,如新德里、 孟买、加尔各答等,陷入惶惶不安的混乱中……

这次流行的淋巴腺鼠疫,是一种十分可怕的烈性瘟疫。这种瘟疫是由鼠疫杆菌引起的。 当一只老鼠死后,携带着大量细菌的鼠蚤便要寻找新的宿主,这样便把疾病传给了健康的鼠群,再由鼠蚤的叮咬而传染给人类。患上鼠疫的病人,轻者引起淋巴炎,重者病原体侵入血液,引起败血症,并发肺炎,全身发黑,双眼凸出,痛苦地 走向黄泉。而且,这种疾病流传极快,如不及时扼制,将会迅速蔓延,引起人员的大量死亡。


(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