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业内资讯 » 正文

电商打假能否像治理酒驾一样

来源:容商天下

核心提示:尽管国家对违规违法现象进行了处罚,但违规违法现象仍然层出不穷。“光我从事打假工作就13年了,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杜绝?就是违法违规成本太低,应该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7日,在政协经济界分组讨论时,香港江胜集团公司董事长陈晓颖委员一开场就亮出了自己鲜明的观点。

尽管国家对违规违法现象进行了处罚,但违规违法现象仍然层出不穷。“光我从事打假工作就13年了,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杜绝?就是违法违规成本太低,应该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7日,在政协经济界分组讨论时,香港江胜集团公司董事长陈晓颖委员一开场就亮出了自己鲜明的观点。

“很多人认为电商是假货泛滥的原因,但从我打假10多年总结的数据来看,实体店售卖的假冒伪劣商品并不比电商少多少。”陈晓颖认为,国家打假工作推进这么多年,问题始终难以解决,很大原因是惩戒力度不够,需要进一步提升违法违规的成本。

“你所说的假货问题,往大了说,其实涉及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尤其是企业诚信建设还有待提高。”交通银行原监事长华庆山委员接过话茬说。

“诚信是优良的传统美德,仁义礼智信中的‘信’嘛。”“现在确实有一些企业和个人不太注重诚信了。”一旁两个委员交流道。

华庆山告诉在座的委员,他这两年花费不少力气投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调研,发现要梳理和破解的问题很多。“现在突出的问题是征信制度等法律法规还不完善。”

“比如对失信行为怎样加大惩治力度,对守信行为怎样加大激励,相应的法规并没有充分发挥应有作用。”华庆山说,“在信息保护方面更是缺失相应法规。”

他讲了一个自己到某大型社交网站申请支付工具的例子:“已经填写了手机号、身份证号,网页忽然弹出几个人的名字,问我认识哪几个。这一轮选完了,又弹出一组名单让选择。我就不明白,这和我申请支付工具能有多大关系?”华庆山笑问道。

“这就是过度索取信息。”一位委员回答。

“对,就是过度索取,网站的目的就是为数据库增加新的内容,掌握更多人的朋友关系、亲戚关系。这只是一个例子,其实过度索取信息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生活中处处有‘埋伏’,这也引发很多人的不安全感。”华庆山说。

华庆山的例子让不少委员感同身受。“我国在信息安全保护方面确实还相对滞后。”陈晓颖说。

接着,华庆山说起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事情——个人征信体系建设问题。人民银行曾于2015年印发通知,要求芝麻信用、腾讯征信、中诚信等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但随后牌照迟迟未见下发。

“央行没批,就是因为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华庆山向在座的委员“揭秘”:按照征信行业相关制度和要求,从事征信行业的机构必须保持中立,业务需要有独立性。但首批乃至后来几批提交申请的机构,有的是大型电商,有的是社交网站,后来电信运营商、航空服务商、商业银行也加入到牌照申请的队伍了。

“如果这些机构考虑自身商业利益,容易影响征信业务的中立性。”华庆山表示,“申请个人征信牌照的机构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啊。所以相关规定还在进一步修改完善。”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这令华庆山感到高兴,但他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由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涉及方方面面,推进实施的部门较多,尽管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推进速度仍然有些缓慢。“在当下的分工格局面前,要谨防形成‘相互依赖没人管’的局面,希望社会迫切期待的法律法规不要‘难产’。”


相关新闻:
马云:为别人解决问题是阿里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

马云:为别人解决问题是阿里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 马云预测,阿里巴巴营收还会继续上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

猜你喜欢